后疫情时代自贡彩灯文化产业路径选择

浏览人数:149次 更新时间:2020/10/23

 

自贡灯会

受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肺炎影响,自贡彩灯文化产业进入起步发展三十余年来前所未有的困境。经历八个月时间,在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而国外疫情并未得到有效控制条件下,自贡彩灯和自贡灯会面临的国内外市场环境出现深刻变化。研究变化的结果,思考发展的可能,并据此做出相应调整,是自贡彩灯人和彩灯文化企业抱团发展的头等大事。

一、再论自贡彩灯文化产业属性

自贡彩灯文化产业是依靠传统元宵节日民俗现代发展和传统彩灯技艺创新发展形成的地方性特色文化产业。自贡彩灯文化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与前提是“自贡灯会”这个享誉世界的现代民俗节会活动持续举办,在具体实施过程中,离不开传统技艺(技术)创新发展。自贡彩灯文化产业取得现有成就、形成现有模式,企业和从业人员形成现有规模其基础是“自贡灯会”持续举办。办好“自贡灯会”,使“自贡灯会”继续保持“天下第一灯”美名,是自贡彩灯文化企业集体克服困难,抱团取暖的重要前提。

在疫情爆发之前,2020年鼠年自贡灯会活动现场由市内外观灯群众熟悉的自贡彩灯公园搬迁至自贡东部新城“中国彩灯大世界”新园区。办灯场地变化,使观众亲临现场的视觉艺术感受发生了巨大变化,三十余年来社会各界形成的对自贡灯会的文化感受和艺术认知发生着深刻变化。新场地与旧环境之间存在着巨大差异,需要一个较长时间段,至少三五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让灯会的主办单位以及彩灯方案的设计单位和彩灯承制单位,找到最优选的园区规划原则和彩灯创意规律,找到投资相对较少而视觉冲击力相对较大的彩灯设计方法,以此延续并拓展“自贡灯会”的艺术特色。

依托传统元宵节日民俗现代延续,形成的自贡彩灯制作技艺具有新旧交织的特征。其中,“旧”在于仍然未曾脱离传统的手工艺劳动(生产)形态,而“新”在于彩灯节会的形式新、主题新、作品新。对传统节日民俗及其文化内涵,尤其是对元宵节的认知和体验,是举办“自贡灯会”和自贡彩灯文化企业外出承揽灯会业务时最主要的社会文化依托。不过节,不过元宵节或春节,自贡灯会将失去存在的意义,自贡彩灯文化企业将失去存在的理由。2020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之后,基于防控形势发展需要,国家终止一切不必要的公共活动,包括公共文化艺术活动和民俗节日文化活动。中国人春节和元宵的节日生活及习俗突然中断,灯会无法举办。4月底5月初“自贡灯会”重新开放,并持续了一个月时间。但亲临现场者都能够明显感觉到其中明显的“变质”味道,因为2020年的春节和元宵“节日”已经逝去。可以这样讲,中华民族的文化传统和中国人集体认同的文化习惯,是自贡灯会和自贡彩灯企业继续发展必不可少的文化骨髓。缺少文化骨髓,自贡灯会和自贡彩灯企业不仅会失去文化,更会失去生命,只能等待死亡。

另一方面,必须清醒的认识到,我们生活在全球化、多元化的世界一体化命运共同体现实境遇之中。自贡彩灯文化产业从形成之初即具有显著的新旧交织特征。自贡彩灯文化产业是依靠自贡灯会持续举办而不断发展的现代民俗节会(展会)文化产业。但产业形态中的劳动者和消费者的绝大多数不在自贡。在这里,笔者姑且称之为“两头在外”式。即维系自贡彩灯文化企业生存的市场在自贡之外,由自贡彩灯艺人制作的自贡彩灯的主要欣赏者在自贡之外。三十余年来,借助自贡灯会市场影响力形成的自贡彩灯文化产业已经成为传统元宵节日和民间灯彩技艺现代传承、创新的最成功案例。主导全国,走向世界,已经成为自贡彩灯企业不断发展的客观基础和真实状况,不断融入当下生活,在现实的境遇中,在当下生活千变万化的实际诉求中设计和制作彩灯,以此保持市场优势并不断拓展新的市场空间是自贡彩灯文化产业进一步发展必须解决的问题。在保持中华民族文化传统优秀品质内涵的同时,换上一件有一件时尚的外衣,不断与相关行业和产业嫁接,从中获得新的发展机遇,是包括自贡灯会主办方在内的自贡彩灯文化企业面临的首要任务。

二、自贡彩灯文化产业问题摭谈

自贡彩灯是按照设计方案制作的现代彩灯,针对与选取既定主题,以此设计方案,制作彩灯是三十余年来自贡彩灯制作(生产)遵循的普遍模式。但目前的情况是,抄袭仍然普遍存在于彩灯行业内部。这是导致彩灯行业内部竞争越来越激烈的重要原因之一,也是行业公认的制约自身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如何解决“抄袭”问题,笔者认为,必须持续融入其它文化产业形态,通过与相关产业、行业、企业之间的有效合作,创建具有自身知识产权的文化IP及其视觉化艺术形象。利用某种特殊或特定的文化产业形态不断延伸自贡彩灯文化产业链,实现自贡彩灯文化产业自身的“内容”生产。

文化产业是一种特殊的劳动产品的生产活动形式或模式,其核心是体现文化创新意义和价值的生产。自贡彩灯文化产业能够形成企业群,能够聚集的产业工人群体,究其原因是到目前为止自贡彩灯制作仍然没有或无法进入纯粹的机械化、自动化、集成化状态。笔者认为,也完全没有必要进入象普通工业或民用产品类似的流水线生产状态。因为,彩灯是传统民间工艺品,是手工艺品或手工艺制品。离开亲手自作,自贡彩灯的艺术性难以维系,产业工人群体难以维系。保留并延续自贡彩灯文化血脉,必须进一步强化和拓展自贡彩灯手工艺制作特征。当然,这里的手工艺绝对不是简单的重复性的手工艺劳动,而是具有审美价值的手工艺劳动。

在此必须着重强调,文化产业的存在和发展离不开文化。文化产业是以生产文化产品、提供文化服务为主要特征的社会活动,是以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文化消费或文化需求为目标进行的生产,是具有文化创造意义、价值、行为等的特殊劳动。没有文化,尤其是没有创新性、创造性的文化融入其中,融入彩灯展会方案策划、彩灯创意设计及彩灯制作这三个自贡彩灯制作和生产的核心环节,抄袭现象就无法杜绝,自贡彩灯文化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就不会得到有效提升。因此,解决“抄袭”问题的前提之一,是不断提升彩灯设计人员整体素质,使他们对中国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多姿多彩的地方文化有较为全面深入的了解;对以欧洲为代表的西方文化,多元并存的世界各国文化有较为全面深入的了解;对中国和世界流行文化及其代表现象有较为全面深入地了解。

与相关行业和产业进行有效嫁接是一个可以有效提升自贡彩灯文化消费程度的有效的发展途径。这是一个多年来行业已经充分展开但仍需要深入探讨的话题。目前,包括迪士尼等在内的世界知名文化企业的知名文化视觉形象的代理权,已经被自贡代表性彩灯公司通过版权授予等相关合法途径取得,这意味着在某场、某地或某类灯会中,自贡彩灯文化企业可以使用这些艺术造型,即可以做这些样子的彩灯。但不能沾沾自喜的是,这些形象的所有权不是我们中国人,不是我们中国的企业,其代表的文化也不是中华文化。其传播的思想价值观和核心文化理念,或多或少也带有他们自己国家的立场。因此,我们在使用这些文化艺术元素时,宣传的其实其他乡和他国的文化,是异域和异质的文化,虽然挣了钱、博取了人气,其实是丢掉了文化的自主权和主动性,尤其是丢掉了属于中国人的具有原创意义的文化创造力。美术界有一个代表案例即张光宇的“毕加索”加“城隍庙”艺术探索之路。这个案例的代表成果即脍炙人口的“哪吒闹海”动画片,1979年由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这是中国人在汲取外来艺术营养之后创造的属于新中国的动画艺术的经典作品。在四十年之后的2019年,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再次将同一个主题进行了新的演绎,并取得了文化和商业双重成功。由此可见,具有民族和国家底色的文化传统仍然是诸多时尚文化消费品在生产和创作时着意寻找的依赖对象。而另一方面,有机会融入目前不断发展的动漫电影市场、手机游戏市场、区域旅游市场等可以是自贡彩灯文化企业可以着力的方向。

三、自贡彩灯文化产业路径选择

在后疫情时代,至少在中国境内,人口的大规模流动和聚集必然会收到严格控制,灯会和彩灯的虚拟展示方式或线上(网络)展示方式将得到进一步发展,自贡彩灯设计创意的灵感来源和前期呈现方式将得到进一步发展。此时,需要企业接纳和吸收更多具有创新创意能力的年轻人,具有开阔文化视野和艺术眼界的年轻人,将他们塑造成为自贡彩灯人,使他们掌握的技术和天赋的才情为自贡所用,为彩灯所显,企业自身的发展才会进退有据。

文化生产的主体是高素质的文化人,就目前自贡彩灯文化产业发展现状而言,人才匮乏仍然是制约其进一步发展的关键性问题。受客观条件制约,自贡的文化人才,尤其是高层次的适应彩灯文化产业发展需要的美术设计人才和会展主题策划人才一直处于缺乏状态。一个新人从入行、到懂行、再到内行,再到行业精英,笔者个人认为至少需要经历8至10年时间的历练。在此过程中,要经历行业发展、市场波动、企业融入及成家立业等各种内外部条件的考验。因此,重提那句老话“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显得非常必要。彩灯文化企业和地方政府,应该为行业的中青年人才持续培养与脱颖而出,提供前瞻性和多向度的支持。在条件允许时,行业自身和相关政府职能单位,必须坚持开展具有培训属性的系列活动。在齐心聚力中集思广益,为彩灯专业人才培养注入方方面面的有益的知识、信息,才能使自贡彩灯未来的主导者成为不亚于“北上广”地区和其他文化产业集中地区的文化产品生产者、文化企业经营者和文化创意引领者。

同时还必须注意,在国家文化和旅游产业已经合二为一的时代背景下,继续维系和保持原有节日(节庆)民俗展会市场是基础,在此前提下,需要企业不断介入、融入进而参与,乃至影响和主导某一地区、某个产品或某种类型的文化产品生产和文化服务,才能为企业多维度发展提供有效支撑。在建设成渝双城经济圈现实诉求之下,在努力保持“自贡灯会”的“天下第一灯”品牌效应过程中,随着西部交通基础设施迅速改善,自贡和成都、重庆及四川盆地周边地区的联系将持续改善,前来自贡的观灯游客将持续增长。基于文化旅游全面融合现实要求,通过各种形式和渠道,融入形形色色的风景区、旅游目的地,举办和承办各种与彩灯有关的文化艺术活动,应该是彩灯文化企业有所作为的事情。在此过程中,必须创建具有自主知识产权性质的文化——商业品牌,才能不断保持“自贡灯会”的“天下第一灯”盛誉,才能为自身发展谋求到他人或许难以复制的唯一道路。

目前,自贡彩灯文化代表企业已经借助“自贡灯会”享誉世界的文化成就成功地融入进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在内的西方国家的现代节庆文化活动之中,并取得了值得称道社会效益和经济价值。但是,受“灯会”“灯展”必须“亲临现场”的文化行为属性决定,2020年春节自贡彩灯行业在面对新冠病毒疫情之时,束手无策、难以作为。随着疫情蔓延,海外市场急剧缩减,至今难以恢复。五年前就开始进行探讨的相关产业拓展计划和设想,并未真正实现。因此,不得不进入难受的蛰伏冬眠阶段。这是“自贡灯会”当然也是全国的灯会,甚至是世界范围内文化节庆活动都必须解决的问题。此时,可以再次审视“迪士尼”这个案例,其企业和品牌形成、发展的基础和模式,不仅是世界文化产业发展的基本标尺,也为自贡彩灯文化企业进一步发展提供了研究对象。彩灯文化企业在经济实力允许时,有针对性的介入某个非灯会项目或非彩灯生产领域显得为其重要。在此特别强调针对性,即彩灯企业在确保不亏损的前提下,以“+彩灯”或“彩灯+”方式,通过跨行业和产业经营并在此过程中获得所有权、话语权和主导权,才能有效拓展产业形态,才能为自贡彩灯制作和展示找到更多的现实生活场景和文化习惯。

原创 梁川



18349977204 Mobile code